網絡文摘

書房故事|以書結緣

作者:李勤安

發布時間:2019-10-23 10:40:54

來源:陜西日報

讀書、買書,平生愛好。天長日久,家里成為書的世界。前幾年搬入新家,整理出厚厚的一堆報紙雜志和長期沉睡的書籍。揀出尚需再次閱讀的待日后認真閱讀,剩下的不知如何處理。當然,交給收廢品的最省事,卻總覺得被送到紙廠化為紙漿有些可惜。于是,暫且堆放在新家的陽臺。

一天,一位外地文友來交流,見面的小禮品是本有關小說創作的書。他言明已經讀過,見解尚可,推薦給我。文友的做法啟發了我——陽臺那些迎來日出送走晚霞的舊書有“出路”了。

書讀得多了,忍不住寫上幾篇。人以群分,身旁有幫愛好讀書的朋友正常不過。以前他們有來借閱、討要,還有久借不還的,不論什么形式都是被動地接受,這回要“主動出擊”。把這些書“請”回屋子,拂去灰塵,撫平折了的書角,整齊擺放在桌子上,有朋友來便讓他們各取所需,直接帶走,或者到朋友家去順便帶上幾本,好歹算沒空手。沒出一月,“書山”消失,書各自有了新主人。再過一段時間,陸續反饋回來的消息還好,有熟人見面或者在電話里打聽還有書沒?某某雜志不錯!痛快回答:“多矣,有空過來取,不記得的話我哪天捎去。”

有一位劉姓朋友,記憶中他從不讀書,業余時間就是喝酒、閑聊。有次送給他幾本雜志,開玩笑說:“拿回去放到顯眼處,讓人知道你是個文化人。”他不好意思拒絕,回答:“讓婆娘看吧。”誰知,下次再來,主動討要。說沒事干,那些書還挺有意思。我吃驚地問:“你讀了?”回答:“我讀了。”自此,過一段時間就來取回書。讀書后的他粗話少了,舉止變得文明禮貌。一不留神,我竟然引導他成為讀書人。

以前聽信那些推薦人的大話,或者受了腰封的引誘,滿懷興致買回,結果卻像名字叫美麗實際并不美麗甚至還丑的女娃,長得丑,語言還乏味,交談幾句即便了緣,放進書柜,長年累月地冷落。私下便想:蘿卜青菜各有所愛,你不喜歡總有人待見,于是繼續整理出來與人結緣。如此,留在書柜里的都是和我相應的書刊,計劃等徹底悠閑下來,泡杯清茶,抽出一冊,穩坐沙發細細品讀,或在飛雪的日子圍爐重讀。那樣的日子,想想都讓人心動。

與朋友以書結緣,與不熟的人同樣結緣。有次,我在路口的理發店排隊,見有幾本被翻得起卷的雜志,從封面圖案就斷定內容粗鄙。理完發,我說:“下次來給你帶些書。”老板喜形于色,連聲說好,于是回家搜羅了十幾本送去。等下次理發,老板說:“書很受歡迎,有書可看,愿意等待的人多了。不像以前,見人多起身就走。有的理完發拿回家再也不還了,都是回頭客不好意思討要。”

“愛讀書不是啥壞事,總比打麻將好。沒事,以后定期給你送。”理完發,老板非不收錢。人家是小本經營,哪好意思不掏錢?堅決不同意,扔下錢就走。

自己的閑書往往不夠送,別人給我的書原來是有選擇接受,如今統統笑納,留下有用的,不需要的就轉送。有次在集市上遇到一位年輕人,他說愛書一輩子的老人走了,一堆書沒人要,拿來處理,見錢就賣。這些書大部分于我沒用,但我還是花了一百多塊錢整回一大箱子。結果,這些書幾乎全部送人。

不覺間過去了三四個春夏秋冬,花開花落,不自覺養成個習慣:只要有讀過或不打算珍藏的報刊書籍都“結緣”出去。前后大概八九百本。說真的,我從內心感激那些收留了這些書的人,讓它們有繼續發揮作用的地方……

責任編輯:同海怡

更多資訊,下載掌中陜西

  • 陜西新聞

  • 編輯推薦

    娛樂星聞

    陜西傳媒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    Copyright © 1998-2019 by www.torytv.tw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南国七星彩票论坛图规